您的位置:首页 > 走进埇桥 > 景点介绍

【桥回路转话大千】符离古桥与符离渡口

文章来源: 拂晓新闻网浏览量:发表时间:2022-02-07 10:36 责任编辑: 超级管理员
字体大小:【    】 打印

A

濉河,古称睢水。郦道元《水经注》云:睢水出陈留县西蒗荡渠。明代宿州境内称小河。濉河是一条源远流长的古老的河流。楚汉濉水之战、宋金符离之战、靖难之役小河之战等重大战役,就发生在老符离附近的濉河沿岸。它上承大梁(开封)鸿沟之水,下至小河口(邳县境)入泗水,累受黄泛侵夺,历史上河道多有变迁。宋高宗建炎二年(1128年),东京守将杜充为抵御金兵南下,于河南滑州掘开黄河堤防,黄河从此开始由北入渤海改为南流夺淮入黄海。七百年间,黄河主河道在黄淮流域一直摇摆不定。明清时期,濉河的上游在砀山与故黄河相连,濉河便与故黄河等河流一起担负起行洪的功能。桀骜不驯的黄河沿濉河奔腾而下,给两岸百姓带来了无尽悲伤与灾难。

濉河是秦汉以来宿州至徐州古驿道的必经之地。不知是何年月,古驿道与濉河的交汇处建起了一座石拱桥。元末明初,由于社会动荡,石桥垮塌了好长时间也没有修复。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时任宿州知州在此处重新修建了一座五孔石拱桥。修建此桥目的,可能是为了方便到城北七十里的新丰里祭祀马皇后父母。到了弘治十六年(1504年),此桥度过了百年岁月,桥梁开始倾圮,桥下面的石拱上苔藓斑驳,俨然成了危桥。时任知州黎熙“征募良匠,陶甓炼垩,密筑深甓煅灰,以固其址;排石以壮其基;下列五洞,以防潦水之冲。”(明嘉靖《宿州志·建设志·桥梁》)经过除险加固,该桥再次焕发了青春,为奔波在这条驿道上的游子们带来了诸多方便。

B

明弘治十一年(1498年),江西泰和人曾显由滁州改知宿州。知宿期间,曾显别出心裁地组织一帮文人武将评选宿州八景,并要求赋诗而颂之。符离古桥被列为宿州八景之一。海南琼山县人、弘治十四年(1502)任宿州州判的唐伟赋《符离古桥》诗赞曰:“今日黄河照眼清,长虹截断碧波横。经过有客留佳句,病涉何人郁下情。鲁叟底询耕稼者,商君不梦筑严生。喜逢昭代兴王政,到处逢人颂太平。”诗人通过描写符离古桥来颂扬当时的政治清明。明弘治年间袭阴任宿州卫指挥使的定远人梅元也写过一首《符离古桥》诗:“千金买石跨通渠,子产何劳济乘舆。过尽几多云路客,个中谁是马相如。”看来曾太守是有意让文人与武夫对阵吟诗。武将本来是舞枪弄棒的材料,让他们硬着头皮去作诗,虽然也能胡诌几句,与通过科举之路走上仕途的文人相比,在用典与文采上还是逊色了一些。

明代万历后期,此桥又经过了百年的风雨洗礼与黄流冲撞,开始渐渐垮塌。明朝著名文学家吴国伦(1524-1593)于万历二十年前后从宿州符离濉河经过,此桥已变成危桥。诗人有桥不敢过,在此候舟时赋《濉河候舟》诗一首:“此行心屡折,骑马问津还。咫尺符离道,迷茫濉水间。浪中寒白日,树底落青山。一片风帆影,飘飘不可攀。”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秋天,福建连江县儒生陈第(1541-1617)以71岁高龄漫游五岳经过宿州时,写下的《宿州阻水》诗也印证了符离古桥行人已经不能通过的事实。诗曰:“归路何辛苦,长途潦不消。危桥斜迫水,平地骤生潮。舟子呼难至,舆夫懒自骄。黄昏询客舍,犹隔一村遥。”而此时的大明王朝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想必当时的宿州也财力不支,重建此桥已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此后不久,时任工部屯田司员外郎的福建长乐人谢肇浙(1567年-1624年)于万历末年来宿州勘察水利河道,此桥已经垮塌,他的诗只描写了景色如画的符离渡口。其唐诗集句《重过符离渡有感集句四首》诗云:“夜半钟声到客船,月光如水水如天。无边落木萧萧下,风景依稀似去年。”“野渡无人舟自横,几家同住一孤城。伤心欲问前朝事,一夕秋风白发生。”“雁归河渚夕阳空,驱石何年到海东。风景苍苍多少恨,人歌人哭水声中。”“万井千山海色秋,寒鸦飞尽水悠悠。行人自笑不归去,来往风尘共白头。”这四首诗作者分别借用了唐代诗人张继《枫桥夜泊》、赵嘏《江楼感旧》、杜甫《登高》、韦应物《滁州西涧》、刘长卿《新息道中作》、窦巩《南游感兴》、陈佑诗《无定河》、刘沧《题龙门僧房》、杜甫《陪李七司马皂江上观造竹桥,即日成,往来之》、刘沧《咸阳怀古》、杜牧《题宣州开元寺水阁,阁下宛溪,夹溪居人》、李嘉祐《同皇甫冉登重玄阁》、严维《丹阳送韦参军》、崔橹《春日即事》、戴叔伦《赠殷亮》中的诗句组成,没有一句是作者原创的。诗人笔下的符离古渡口美轮美奂,韵味无穷,令人拍案叫绝。

C

符离濉河上还有一座浮桥,又称符离月河浮桥。月河位于符离桥之南。乃明工部侍郎白昂为减缓濉河水势而开凿。大学士李东阳在《宿州符离桥月河记》中介绍了开凿月河的原因:“见其庳不能樯舟,且水为所阨,故横不可制,乃为月河。于桥(即符离桥)南禹庙之下,长三百八十丈,广十三丈,深二丈五尺。”该工程始于弘治三年五月十五日,竣工于八月十五日。明嘉靖十五年御史苏祐于月河上首建浮桥。崇祯年间,知州侯世延修复之。该桥是用九只船横于月河上为桥梁,桥两侧用铁链把船锁住相连,在船上面铺木板架设而成。清乾隆年间工部尚书裘日修来宿州勘察水利时写的宿州符离《浮桥》诗记述了当时的浮桥状况:“渡河无用愁无船,千寻铁锁横相牵。朱兰欲断行复联,常山蛇势走蜿蜒。马蹄隐隐却更前,谁与捷足矜扬鞭。前驱回首语后贤,徐徐揽轡休争先,下临不测之深渊。”康熙十五年,正值以吴三桂为首的三藩作乱。可能是浮桥已经毁掉,时任宿州知州石芝麟于此处重建浮桥,以之资清兵快速经过。康熙五十六年知州董鸿图又重新修之。

清朝时期的宿州,因黄河决口频繁,宿州一带成为泽国的现象屡见不鲜。如康熙五年(1667)任宿州知州的盛啟方在《劄勘水荒》中感叹“户口凋残稼穑妨,千村万顷水茫茫。”乾隆二十年宿灵泗三州县发大水,凤阳府知府项樟在《乾隆乙亥夏,凤属宿灵虹大水,居民争赴汴堤避之,予目击流离,感而有作》诗中记载了宿灵泗三县灾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悲惨情景:“淮流黄流奔突来,白浪滔滔没烟树。禾苗沉水底,庐舍半倾圮,片席聊暂支,霪雨何时已?可怜我民十岁九不登,户无储蓄饥其恒,捞取菰米杂藜藿,柴生草湮炊不著。饥肠宛转作雷鸣,呼号莫救泪空落。挈妻儿,肩釜甑,濡首狂奔觅高境。”嘉庆朝户部侍郎姚文田路过宿州也见到了悲惨一幕:“昨朝驱马经彭城,河水不流沙渚横。今晨却向符离道,天半银河讶倾倒。符离城外高下田,谁知尽作龙蛇渊。乘风挂席去浩荡,四顾庐舍稀人烟。”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黄水泛滥,宿州至徐州的驿路尽管非常难行,但必须要保持其畅通。因上游洪水来势凶猛,月河浮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损坏。在这种情形下,行人过月河、濉河,别无选择,惟有在此等候艄公划船渡河。

D

符离渡口是沟通古驿道南北的重要节点,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乾隆二十三年,宿州知州张开仕为此请求凤阳府拨专款修复符离渡口。据清光绪《宿州志·水利志·桥梁》记载:宿州官府为符离渡“置船十二只,兵四名,领种桥地两顷四十亩。后船破损,桥兵自备船只,伺应驿递,行旅赖之。”在连年遭受洪涝灾害、财力匮乏的情况下,宿州官府对符离渡口如此支持,可以说是慷概大方了。裘日修来此渡口视察时留下了“水乱虹桥迷古渡,云埋雉堞隐孤城”与“我正耸肩闲觅句,不劳津吏远相迎”的诗句(《与子才别两日矣,客舍见其题壁句,因次元韵》)。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宿州官府对符离古渡口的重视。

之后,南来北往的商旅、官员等行人于此候舟渡河,便成了符离渡口一道亮丽的风景。光绪二年岁贡、曾任潜山县学训导的宿州籍诗人李心锐描写了“符离晓渡”的景色:“谁唤符离渡,苍茫送客舟。野烟低水面,初日上滩头。两岸人声聚,中流浪影浮。前村鸡唱晓,黄叶一鞭秋。”此诗是其宿州八景诗之一。而明代僧人释宗泐过符离渡口时,描写了符离渡口的落日余晖:“孤村带寒鸦,远山涵夕雾。渡头人未归,日落风吹树。”两位诗人描写的都是符离渡口秋天的景色,一早一晚,韵味不同,竟显风流。

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北移流入渤海,濉河不再下泄黄河洪水。濉河水势变得平缓,濉河主河道与月河并行泄洪功能也就失去了意义。咸丰、同治年间,捻军在宿州一带活动猖獗。宿州官府为方便清兵通过濉河追剿捻军,便将濉河故道填平,将月河作为濉河的正河道,并在月河浮桥原址兴建了一座五孔石桥,名之曰“通济桥”。该桥经历了多长时间,毁于何时,已无法考证。

E

距离符离古桥南面不远有一条开挖于清代乾隆时期的河流。该河发源于河南省虞城县北,上称柳河,东南流经虞城县东,入夏邑县境称虬龙沟,经夏邑县东入永城县境称巴清河,又东南流经濉溪县,入宿州埇桥区境称南股河(现在也称唐河)。兴建该河的目的仍是分流濉河上游的洪水以减缓濉河水势。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钦差工部尚书裘日修与安徽巡抚高晋等会勘宿(州)、灵(璧)、虹(县)积水情形后决定开挖此河。开挖的这条河就是南股河。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宿州知州张开仕在此河与古驿道的交叉处建了一座石拱桥——符离九孔石桥。该桥长99米,宽5米,每拱跨度3.8米,由九个半园形的孔洞将桥面连接起来。该桥美观大方,结构精巧古朴,设计师的聪明智慧与建筑工匠的精湛技艺展露无遗。现在它依然横卧于符离唐河之上,距今已有二百五十六年的历史。

符离唐河上的九孔石桥虽不是明代的符离古桥,但它却是宿州至今唯一留存下来的大型石拱古桥。金秋季节观赏此桥,远远望去如长虹卧波。桥下碧波荡漾,桥与倒影相映成趣。石拱桥的四周,树木与庄稼郁郁葱葱,桥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在现在宿州人的眼中,符离唐河上的九孔石桥就是一座展示着宿州历史人文景观的“赵州桥”。(文/拂晓新闻网 周宝芳 图文整理/尹础础)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