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走进埇桥 > 景点介绍

千古一树

文章来源: 埇桥区新闻网浏览量:发表时间:2022-02-07 10:32 责任编辑: 超级管理员
字体大小:【    】 打印

两千年日曝月浸,电闪雷鸣,风吹雨打,雪压冰欺,十里青山依旧在,两驿至徐夕阳红;二十个世纪银杏屹立,奇异瑰丽,摇曳诗情,用雄壮证明着力量,用挺拔宣告着正直,用苍翠论证着唯美,用虬枝展示着秩序,用浓荫护佑着代代乘凉的后人。夹沟二郎寺虽然早已凋敝,时至今日片瓦难寻,但银杏树依然雄踞于原寺旧址门前,看尽了朝代兴衰更迭的哀荣,人间聚散离合的沧桑。默默无言的二郎寺银杏树,有着叶对根的思恋、天和地的挂牵。有道是:一树人文掌故,千载风月无边。


 

这是一株有根基的银杏,血脉连着远古。古二郎寺位于夹沟集以西二华里、大刘村与梁庄村毗邻处的孤山脚下。立寺必立树,立树必植银杏树。银杏树这一东方圣者中国人文的有生命的纪念塔,是有花植物中最古老的先进,是植物界活化石般的神木,它同寺这一人们寄托精神信仰的圣洁之地,有着天然不可分割的联系,缘份似乎是上苍赐定的。


 

在我国,银杏树分布不可谓不广,但像古二郎寺门前生长的两千年以上的单株雄银杏,而且至今依然丰神玉貌,健朗潇洒,为皖北之翘楚,也为全国之少见。后不见来者结论为时过早,前不见古人似乎争议不大。二郎寺以银杏为媒,接通了悠悠两千年的历史,这超乎常人想象力的奇缘绝景,引起了不少人对这寺、这树有着一连串的疑问和好奇。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灵隐寺、栖霞寺、寒山寺、金山寺、报恩寺、慈恩寺乃至白马寺、护国寺……追根究底,大都来头不小。这二郎寺为平民自发所建,供奉的到底是哪路神仙?又为何只植雄银杏?二郎寺和银杏是无解的天书,还是有根有源?


 

有口口相传,有地方志书记载,也有文人墨客对此抒怀之作的互为印证。是传奇,是故事,亦是斯地先人们的美好祈盼。说的是远古洪荒的神话时代,二郎神背山赶太阳,去降服太阳,解除烈日炙人。眼看着太阳西沉,二郎神不得不放下这座山,轻装上阵赶起了太阳,这座山从此就在这里生根。平原上突兀地长起一座山,无牵无挂,名曰:孤山。


 

中国自有了文字,就有了关于战争的记载。征战杀伐连年不断,旷日持久;筑城挖河背井离乡,有家难回,反复演绎着孟姜女千里寻夫哭长城的人间悲剧。这时的乡村大多十室九空,男丁稀少。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妇孺老人,盼望的就是有强壮的男子汉来保护,也盼望着外出的男人强壮无比,逢凶化吉,平安归来。这就没有比崇拜力大无比、除暴安良的男性二郎神再合适不过的了。历史上的很长一段时间,二郎寺香火不断,接受着人们虔诚的朝拜。这是对二郎神的崇拜,也是对力的崇拜、阳刚的崇拜、英雄的崇拜。这又为二郎寺只植一株雄银杏树作了最好的诠释。


 


 

二郎寺银杏有生命,有灵性,有修炼得道的意境。它是如此的宽厚包容,几乎记录下了这里所有的传说和历史的真实。明成祖朱棣做燕王征北时,老兵瘦马,步履维艰,九九八十一难,碰到了关键的一难。遂屯兵二郎寺北一里处的皇殿湖,壮马练兵,再起东山。朱棣即宿于二郎寺内,并系马、挂剑在这株银杏树上。二郎寺、银杏树,龙兴之地,龙兴之树也。当然,二郎寺银杏也俯瞰着这个区域的所有成长演变以及这里的真善美和假丑恶。


 

这是一株有内涵的银杏,心宁神静致远。二郎寺银杏,树高26米,胸径1.5米,侧枝分三层开展,冠幅200多平方米,1953年曾为狂风刮折七枝,其中最大的一枝中径达50厘米。1964年树腋间曾生一株幼苗,几年后枯死。1980年前,枝叶尚嫌稀疏,并常见枯枝。此后逐渐转旺,大有青春焕发之势。


 

二郎寺银杏,以细密年轮的方式,留存成长的记忆,刻下关于风雨和梦想的印痕。银杏树又称公孙树栽下银杏树,笑望儿孙辈。所以,它拒绝平庸,但不拒绝平凡;它拒绝急功近利的速成,不拒绝熬到白头,终成正果;它拒绝烈火烹油鲜花著锦瞬间的繁华,不拒绝光阴一寸寸地雕刻打磨,成长中缓慢而又不可逾越的过程。它不需要根外施肥浇水的恩惠,立竿见影的短平快,立马可待的变现;它宁肯沉住气、忍风霜、下功夫、弘毅重远、根深叶茂。只问结果,不问过程,是撑得起一方厚土高天的银杏树所鄙夷的。慢下来,有韧劲、持久战,从寂寞里渐渐长出分量、长出品质、长出创造,何愁没有葳蕤蓬勃的哪一天?何愁有朝一日不成令人景慕的千古一树?!这就是二郎寺银杏的信念和底气所在。


 

这是一株有定力的银杏,生命生生不息。二郎寺银杏,不是娇羞的香水百合俏佳人,也不是铿锵玫瑰的女汉子,它是道道地地银杏国中的伟丈夫。它没有受孕结果的功能,但它不会因为缺少蜂亲蝶吻而沮丧,也不会因为不结果而乱了方寸、丢了自信。深究其本,如做亲子鉴定,它的子子孙孙可谓大观矣。据专家推算,一株成年雄银杏可为方圆四十多里的雌银杏授粉,使其怀胎坐果,生下饱满强壮的籽来。少了雄银杏,雌银杏只能过女儿国的日子,即使喝了子母河的水,还属无性繁殖,生出的无一雄性,尴尬也、悲苦也。从这一点上来说,二郎寺银杏堪比史上的任何皇帝,何止只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真真一幅铁身板,科技史上没有记载能冷冻两千多年的精子,但二郎寺银杏的不需要冷冻,活生生就能做到,而且一直旺而盛之,基因里从未出现过阴盛阳衰。好一派阳刚之气,偌大的一个气场。


 

白云悠悠,碧水悠悠,时光流过两千年。如今,莽荠丛林的大山之间,广袤肥沃的平原之上,富丽堂皇的园林之中,霓虹灯闪烁的城市行道树里,大多少不了银杏的身影。大树出山,大树出乡,大树出村,大树进园,大树进城,大树进人造景点;一夜之间银杏成行,一季之内银杏开花,一年之内银杏挂果,上演着一出出当代光怪陆离的寓言和神话,令人炫目。二郎寺银杏,即使今天你这里成了景点,也还是不要门票的景点,依然门庭冷落车马稀。世界那么大,你怎么还不走出去看看?不知有多少当下的小甜蜜小美艳小清新小确幸在嘲笑着你。你成群的妻妾、满堂的子孙还能留得住吗?你要留住的是乡愁,还是秦汉唐宋以及明清的流风余韵?也许天谙此道,欲振雄风,这株留得住的二郎寺银杏,今天,遗传血脉中流淌着的是更加充满活力的、华夏文明生生不息的精神元素!(张炳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